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潇湘访谈 > 正文

野菜充饥志更坚

2015/8/13 15:08:14 来源: 粮油市场报--石少龙 点击:5231次

       长征中粮食极度紧张,野菜成了“活命菜”!多少年来,红军对野菜念念不忘。

  少将陈海涵夫人陈逊说过罗荣桓拔草充饥的故事:即将走出草地的有天早晨,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连口野菜汤没喝便出发了,下午饿至极点,便独自扯了把青草嚼着,却怎么也咽不下,通讯员发现后遂向营教导员海涵报告。当临时煮成的一碗野菜汤送到罗荣桓面前,他便警觉起来,盯住海涵问哪来的?原来,煮汤所用的干枯野菜,是在问过几百号人后,最终从留点菜叶以备救急的炊事班长那儿找到的。罗荣桓接过碗,动情地说:“谢谢同志们啦!眼下整个部队都在挨饿,这碗野菜我怎么咽得下去?还是送给伤病员吧!”毛泽东主席事后得知,颇为动情,高度称赞。

  野菜果真如此珍贵?率红二方面军长征的总指挥贺龙回忆,二方面军走在最后头,吃的野菜野草最多,有30多种,能记起的有车前草、冬寒菜、人参果、脚鸡苔、黄花菜、水芹菜等16种。还有人回忆,好点的野菜,比如灰灰菜、牛耳朵大黄已被先头红军吃尽,走在后面的279团只能吃茅草根、芦苇根,喝盐巴水。吃后屙不出大便,干部战士互相用树枝掏。

  于东在《草地上的最后脚印》中写道: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大家只好据其特征临时命名,有的则是看谁先采到或采得多,就以该战士之名叫“小李菜”“大赵菜”。红军遍尝野菜,并以其味为标准排名,前10名是:灰灰菜、大黄叶子、野芹菜、野韭菜、籽籽菜、苦丁菜、刺儿草、花菜、锯齿菜、野蒜。像大黄叶子、籽籽菜这些烤干后又可代作烟丝的野菜,也名列其中。

  吃野菜,有风险。三过草地的女红军莱玲讲述长征路上卫生营的战士饿得饥不择食,见到野菜就采,食物中毒时有发生。为此,营党委提出党员先品尝,明确一个党小组品尝一种野菜,试吃后作为标本下发部队。某连队副指导员带头试吃,中毒后倒下,竟再没爬起。

  这风险,在王愿坚的《草》里就有描述,周恩来副主席关心吃野菜中毒的战士并亲尝毒草、口述苦感的情景真实感人,此小说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一同收入的还有《草地晚餐》,是红军战士刘坚写的朱德总司令挖野菜、让稀粥的故事。因筹粮困难,朱德还在红四方面军过草地前夕,请教老乡后组成采野菜大队,一天就采集60余种可食用野菜。

  野菜故事,值得铭记。红四方面军干事刘毅留有两株过草地采集的黄花草。黄花草是主要野菜之一,虽有毒性,但食后无生命危险,也能解决草地野菜并不多的问题。1975年长征胜利40周年,他将其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红一方面军总部有位叫老周的炊事班长,有天省下辣子汤给战士暖身,自己却背着一口缴获的铜锅,在寒冷之夜牺牲于海拔4000米的空旷草地。

  他曾指着煮过野菜的铜锅说,待新中国成立后,要为后代煮一锅野菜,让他们知道打江山的艰难。

  野菜拯救了革命,锤炼了革命者,一如《长征组歌》所唱: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这作者,正是18岁开始长征、过草地时成为师政委的肖华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