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潇湘粮网!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网站导航 帮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事热点 > 正文

《瞭望》文章:中国“粮策”的回报

2008/6/17 14:47:46 来源: 点击:1898次
   粮食自给战略、持续的惠农政策以及对“粮食能源化”的果断叫停,成为中国“心中不慌”的重要经验
  随着夏粮收购的陆续展开,权威部门预测,在没有大的灾害的情况下,我国夏粮单产将再创新高,总产也将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的连续五年增产。
  在国际粮价飙升,“粮食危机”使全球1亿多人陷入贫困的背景下,充足的库存加最新的丰产,成为有13亿人口的中国继续“心中不慌”的重要保证。
  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中国稳定的粮价对世界粮价作用巨大”,而其背后,则与中国政府长期高度关注粮食问题并进行有效制度探索密切相关。
  “不慌”源自“自给战略”
   立足自给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奠定了市场供需物质基础。
    当前的全球粮食危机成因复杂,但很重要的一点是不少国家大力推进工业化,忽视了粮食生产。而作为一个发展中的13亿人口大国,中国始终坚持粮食自给战略,全国粮食自给率高达95%,少量的进口也不是为弥补缺口,而是调剂品种。
    为此,自2003年以来,我国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惠农促粮的政策措施,免除农业税,增加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并逐年加大力度,到2008年达到950亿元。近年国家扶持“三农”的资金以每年千亿元的额度增长。2008年,国家在预算安排“三农”投入5626亿元,比上年增加1307亿元的基础上,又增加252.5亿元资金。本刊记者在江西粮区采访时了解到,现在农民种粮平均每亩可以拿到130多元的补贴。
    上述惠农政策已使我国实现了连续四年的粮食丰收。2007年,全国粮食产量达到10030亿斤,比2003年增产1400多亿斤,小麦、稻谷、玉米等三大谷物品种产量恢复到9000亿斤以上,为我国粮食市场平稳运行奠定了十分重要的物质基础。
  持续惠农是体制保障
    以最低收购价政策为核心的新型粮食流通体制,是稳定价格的制度保障。
    “谷贱伤农”,“米贵伤民”——这是国际农产品市场特别是粮食调控的一道难题。在受访专家看来,我国从2004年开始探索的重点粮食品种最低收购价政策及以此为核心的新型粮食流通体制,成为我国粮食市场的“定海神针”。
    按照最低收购价政策,粮食收购价格一般情况下由市场供求决定,国家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基础上实行宏观调控,必要时由国务院决定对短缺的重点粮食品种,在粮食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格。当市场粮价低于国家确定的最低收购价时,国家委托符合一定资质条件的粮食企业,按最低收购价收购农民的粮食。
    这个政策“一举多得”。以小麦为例,2006年小麦上市时主产区价格过低,出现农民“卖粮难”,为此国家首次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收购托市小麦数量达4100万吨。2006年底,国内粮食市场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价格突然上涨。国家随即把这些最低收购价粮通过拍卖大量投放市场,很快稳定了价格,而没有跟随国际价格一同走高。
    几年来,我国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实施范围先后从籼稻扩展到小麦、粳稻,既保护了农民利益,又掌握了大量粮源。在今年世界粮食危机的背景下,虽然我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动用中央储备粮,但市场粮食供应充足,价格基本稳定,国家调控的基本手段就是这些最低收购价粮。
    国家粮食局研究员丁声俊说,国际粮价飞涨背景下中国粮食市场的稳定,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功不可没。实践证明:我国探索出了一条具有本国特色的、有效的粮食宏观调控新手段。
  避免汽车“与人争粮”
    果断叫停粮食“能源化”项目,控制非食用消费保障粮食安全。
    业界人士认为,这轮全球“粮食危机”中,一些发达国家大上燃料乙醇项目,汽车与人争粮吃,使粮食库存减少,是一个重要因素。如美国2007/2008年度燃料乙醇产量将上升到2621.9万吨,消耗玉米8128万吨,相当于美国当年玉米产量的24%。
    虽然自身能源供应相当紧张,但我国在粮食加工能源的热潮中保持了清醒,自始至终都强调燃料乙醇项目的“非粮化”。2005年起,在“向玉米要能源”、“向加工要效益”的推动下,我国东北一些地方上燃料乙醇项目热情高涨。2006年底,全国以生物燃料乙醇或非粮生物液体燃料等名目提出的意向建设生产能力已超过千万吨,其中不少是以粮食为原料。
    对此,我国政府从特殊的国情、保证国人粮食安全的高度出发,果断出手叫停。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接连下发通知清理和叫停粮食能源化项目,实行生物燃料乙醇项目核准制。随后,在国家的燃料乙醇产业规划中,更明确了“非粮化”的思路。
    粮食问题专家、中国谷物网总裁冯小健说,目前的世界粮食危机并不是供应危机或者生产危机,一定程度上是一些国家非食用消费特别是能源消费造成的价格危机。中国在“粮食能源化”问题上的未雨绸缪,极富远见。
    生产、流通、消费环环相扣,物质基础、体制保障一起发力,保障了中国的粮食安全。国家发改委的数字显示,目前我国国内粮食消费量为10200亿斤左右,产需总量基本平衡。小麦、稻谷、玉米三大品种消费量在8500亿斤到8700亿斤,产需平衡有余。实现了到目前为止我国粮食价格的基本稳定。(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林艳兴罗宇凡)
 来源:新华网
高油价和高粮价引发的通胀正在威胁亚洲的经济增长
  据新华社6月15日专电 亚洲开发银行董事主席拉贾格·纳格15日说,高油价和高粮价引发的通货膨胀正在威胁亚洲的经济增长。他呼吁亚洲国家政府采取紧缩政策抗击通胀。
  亚行此前预计,除日本外,亚洲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7.6%,通货膨胀率为5.1%。纳格说,通货膨胀实质上是一种最极端的“递减税”,即收入越低,税负最重,因此,对通胀抵御能力最差的恰恰是低收入人群,“在亚洲,大约有10亿人不堪负担粮食和燃油价格高涨”。